试笔

作者: 欧阳修

  欧阳修(1007年—1072年),北宋文学家、史学家。字永叔,号醉翁、六一居士,庐陵(今属江西)人。天圣进士,曾任抠密副使,参知政事。谥文忠。政治观点上对王安石新法有所不满。文化上是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领袖,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。

  《试笔》摘自《欧阳文忠集》,包括《学书为乐》、《学书消日》、《学书作故事》学问社区等几则小品,大约是平时信手记下的学书体会。

  学书为乐

  苏子美尝言:明窗净几,笔砚纸墨,皆极精良,亦自是人生一乐。然能得此乐者甚稀,其不为外物移其好者,又特稀也。余晚知此趣,恨字体不工,不能到古人佳处,若以为乐,则自是有余。

  学书消日

  自少所喜事多矣。中年以来,渐已废去,或厌而不为,或好之来厌,力有不能而止者。其愈久益深而尤不厌者,书也。至于学字,为于不惜时,往往可以消日。乃知昔贤留意于此,不为无意也。

  学书作故事

  学书勿浪书,事有可记者,他时便为故事。

  学真草书

  自此已后,单日学草书,双日学真书。真书兼行,草书兼楷,十年不倦学问社区当得名。然虚名已得,而真气耗矣,万事莫不皆然。有以寓其意,不知身之为劳也。有以乐其心,不知物之为累也。然则自古无不累心之物,而有为物所乐之心。

  学书工拙

  每书字,尝自嫌其不佳,而见者或称其可取。尝有初不自喜,隔数日视之,颇若有可爱者。然此初欲寓其心以消日,何用较其工拙,而区区于,遂成一役之劳,学问社区岂非人心蔽于好胜邪?

  作字要熟

  作字要熟,熟则神气完实而有余,于静坐中,自是一乐事。然患少暇,岂其于乐处常不足邪。

  用笔之法

  苏子美尝言用笔之法,此乃柳公权之法也。亦尝较之斜正之间,便分工拙。能知此及虚腕则羲献之书可以意得也。因知万事有法,扬子云:断木为棋,刓革为鞠,亦皆有法,岂正得此也。

  苏子美论书

  苏子美喜论用笔而书字不迨。其所论岂其力不刚其心邪?然万事以心为本,未有心至而力不能者。余独以为不然。此所谓非知之难而行之难者也。古之人不虚劳其心力,故其学精而无不至。盖方其幼也。未有所为时,专其力于学书,及其渐长则其所学渐近于用。今人不然,多学书于晚年,所以与古不同也。

  信笔学书

  秋霖不止,文书颇稀。藂竹萧萧,似听愁滴。见案上故纸,信笔学书枢密院东厅。

  苏子美蔡君谟书自苏子美死后,遂觉笔法中绝。近年君谟独步当世。试笔

  然谦让不肯主盟,往年予嘗戏谓君谟学书如溯急流,用尽气力不离故处。君谟颇笑,以为能取譬今思。此语已二十余年,竟如何哉?

  李邕书

  余始得李邕书,不甚好之。然疑邕以书自名,必有深趣。及看之久,遂为他书少及者,得之最晚,好之尤笃。譬犹结交,其始也难,则其合也必久。余虽因邕书得笔法,然为字绝不相类,岂得其意而忘其形者邪?因见邕书,追求钟、王以来字法,皆可以通学问社区,然邕书来必独然。凡学书者得其一,可以通其余,余偶从邕书而得之耳。

1366影视网